共享经济接连受挫 曾经的资本宠儿途歌深陷押金难退困局

——

2019-10-09 09:10:54

  近期,共享经济巨头Uber股价创历史新低,共享办公“鼻祖”Wework上市折戟,再度引发人们对共享经济的质疑。在国内共享出行领域,继共享单车ofo之后,共享汽车途歌(Togo)也倒下了……

  自去年起,途歌就因拖欠押金而被用户追债。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发现,近日,仍有途歌出行用户在黑猫投诉讨债。相比ofo的199元押金,途歌出行的押金为1500元,金额更高。

  被追债的“弃儿”

  10月7日,一位用户在黑猫投诉APP上表示:“2018年11月1号申请到现在也没有退出来,前两个月还能联系到,现在已经联系不到了。”另一用户也说:“于2019年1月申请押金1500元退款,至今未到账。Togo已在苹果APP下线,无法登陆APP。”

  截至目前,在黑猫投诉APP上,途歌出行一共有6985条投诉,大部分是关于押金难退。

共享经济接连受挫 曾经的资本宠儿途歌深陷押金难退困局

  前不久,途歌出行又被曝出官网关闭,进一步加剧了用户的担忧情绪。9月27日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访问途歌出行官网时,页面显示为“该网站暂时无法访问”,并表明这可能是“未备案或未接入”所导致。截至10月8日记者发稿,该网站仍无法访问。

共享经济接连受挫 曾经的资本宠儿途歌深陷押金难退困局

  此外,有用户表示,途歌出行APP已经无法打开。截至发稿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多次尝试搜索并下载途歌出行APP,Apple store里已无法找到该APP。不少途歌出行用户表示,自己的押金记录凭空消失了,押金退款更无从谈起。

共享经济接连受挫 曾经的资本宠儿途歌深陷押金难退困局

  另外,让途歌出行用户担忧的是,途歌出行和其创始人均有“被执行人”记录。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查询获悉,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已经被列入失信名单,其失信被执行人记录增至29条,而其创始人王利峰也早已成了“老赖”。今年7月22日,王利峰不再担任途歌出行法定代表人,且卸任董事长职务。

  事实上,途歌出行自去年年底就出现退押金风波。2018年12月18日,途歌出行在其官微上发布《关于TOGO途歌退押金提醒》,“近日涉及TOGO途歌出行押金退还用户,可以登录TOGO APP申请押金提现,公司会遵循退押金流程进行信息审核和处理,核实完毕后可依照顺序进行退款。”当时,有不少网友留言表示,相信并支持途歌出行。

  曾是资本“宠儿”

  途歌出行是一家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汽车共享出行服务公司,是由王利峰创办于2015年,总部位于北京,用户通过向途歌出行支付押金1500元,进行汽车分时租赁使用。

  在共享经济的风口上,途歌出行备受资本青睐。2016年至2018年期间,途歌出行先后获得拓璞基金、真格基金、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等多家投资机构的资金支持,对外宣布完成6轮融资,融资金额上亿元。

共享经济接连受挫 曾经的资本宠儿途歌深陷押金难退困局

(图表来源:天眼查)

  令人唏嘘的是,途歌出行在2018年10月宣布获得B+轮融资,而在两个月之后,公司就陷入用户押金难退的困局。

  曾经站在风口上的明星企业,如今却是一地鸡毛。对于共享经济,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卫哲曾公开表示,共享经济的本质是租赁经济,租赁经济的本质是资产收益的情况。“低的资产使用效率是违背商业原则的,低效率是巨大的坑,没有效率的增长,不是慢性自杀而是加速自杀”。

热点排行 Top